第一章

2016-12-12 09:32:24 阅读:1229
 

绪论

    至美,是素材美,内容美、形式机能美之“至善”与“至真”的结合,其本身必是万古长新、历久不渝的。——而宇宙间使人一谈到美,就能联想到的“美的象征”的有两种:即人体之美(存在于动物界)与花卉之美(存在于植物界);他们是宇宙间集合美的要素最健全的两种景观。——人类于公园五世纪时由古希腊人发现了人体之美以后,在于公元后五世纪时由中国人发掘了花卉之美;两者同是人类性灵发挥至高点时的至大体验。然而,“花卉之美”之所以晚为人类所发现,此或因为她与人类较少关切的原因使然吧!后来赖于中国人那种超经验感觉的悟知,才从自然深处掘得而来!

    中国人对宇宙的认知是静观悟得的,诚如英国学者雷特(Herbert Read)所说的:“她之接受宇宙与希腊人无异,但却不佯作了解宇宙,也不像哥德人(Goth)之敬畏宇宙,盲目崇拜宇宙”中国人不但接受宇宙,并也设法去了解它,而其设法了解的态度,并不像希腊人单凭智慧与感觉,而是出自东方宗教所特有的一种由本性出发的自然态度。因为仅凭智慧与感觉去了解宇宙,在中国人看来是很肤浅的;当然,若单凭感官经验去了解宇宙,势必更落空——单凭智慧所能了解的只限于那一般物理现象之类,用科学实验可以测得而来的知识而已;除了这些之外,宇宙间还有更多操纵这些物质的有机体,甚至于比有机体更难解释的东西久久不能解决,而这些绝不是但就智慧可以解说得了的。若单凭智慧与感觉,人类势将成为其无血色的机械,失去了人性,陷入牛角尖般的困境儿 无以自拔。因之东方思想常建立在因与缘之间,这种近与“真知”,也就是所谓的Face Value是不假名言的,人的思想真到了此一境地,则“天地与我并生,万物与我为一矣”。这也就是庄子书中所谓的“心斋”、“坐忘”的境界,主张出去思虑知识,使心虚而“同于大通”,此时所有的经验为“纯粹经验”!人们不再为物质奴隶,乃为真善,乃为至美,这是中国几千年以来,哲学家,乃至于美术家,插花艺术家所急于追求的境界。这种认知的方法,最起码早在庄子时候,中国人已轻轻的跃过了这道“仅凭感官及智慧去了解自然”的藩篱,而视一切宇宙万物均有其至高的灵性在。认知时,便以本性静观去沟通此“肉”与“灵”两种完全不同属性的两极。这是中国人与西方任何民族思想上绝大不同的地方,也正是东方人成其为东方人的特质,而这,正是西方人把中国人视为神秘的原因吧!——